星源尘世

【おそ松さん/速度松】人影之中,灯光之下




*我发现我真的不会取标题x.

*瓶颈期的复健文x…有些莫名其妙无头无尾,意识流有,强行扣题有,写得很费劲所以大约不太好吃x

*有感而发,短小的不甜的糖x.出场兄松only瞩目【虽然kara基本=路人x】,cp向硬要说偏向osochoro请注意,设定是三人是初中的同班同学,关系很好.choro试着写小说,oso老司机带他飞【不是

*…不想被某个笨蛋看见x悄悄说谢谢…以及希望她身体能变得好一些.

*ooc严重,ooc很严重,ooc炒鸡严重x!估计文风什么的会混乱会意识流总之文笔很烂x!【语无伦次x


















-即使如此还是要看的话请往下,非常感谢!_(:з」∠)_
























意识到的时候,天气已经开始回温。

偶尔这个长期阴雨连绵的地方,也会一连几日出现晴天。春还未尽,夏季闷热的气息也没来得及笼罩住城镇时,某些小小的感情幼苗却悄悄萌了芽,甚至在暧昧气氛的滋润下悄无声息地生长着,颜色鲜艳得无从隐藏。







正如同桌两年的松野チョロ松和松野おそ松。







刚入学时,チョロ松也曾为没能考上理想的中学感到失落沮丧,再加上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他无数次想质问老师是怎么想的,把他和这个说不定八字就和自己合不来的家伙分到了同一桌,导致他当时的感觉糟糕透顶。

回忆一下,是什么原因来着?同一个姓氏?拜托,如果可以的话チョロ松宁愿选择和痛得不行的カラ松坐一块儿也不想和这个家伙一起。



你觉得,谁会对那种第一次见面就笑着对你说「请多指教啊撸撸松」的家伙有好感啊?!上来就乱叫自己名字一事チョロ松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一想起来就要好好说教おそ松一番。


虽然说,现在倒是和以前不一样啦…。


然而这段孽缘似乎是上天注定好了的,躲都躲不掉。チョロ松也曾多次提出换位置,但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倒霉理由害得他无法称心如意。

结果一旦相处得久了,チョロ松便渐渐地,下意识地关注着对方而无法移开视线,甚至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了解对方,越来越重视那个人,就再没考虑过换位置了。他自己也察觉到了这多余的关心,但是内心却一直在逃避着,不敢承认这份心情由何而来。









チョロ松大概还没想好,如何面对这个大大咧咧的おそ松。









「嗯?怎么了吗チョロ松?哇塞难得一见你竟然在发呆走神诶~」

おそ松的声音终是将他拉回现实。

倾盆大雨哗啦啦地洗刷着身边的一切事物,所有目所能及的东西在水雾中都变得模糊不清,嘈杂的雨声也掩盖住了大部分杂乱的声音。

唯独他的声音,明明不大却能听得一清二楚。

这种感觉,就像是最理智的大脑也因为朦胧的雾气而变得迷迷糊糊,只能凭感觉前行一般。
只是对上おそ松那与天气形成鲜明对比的爽朗笑容,チョロ松就觉得胸膛中有什么情愫在快速地跳动着,猛烈地撞击着他仅剩不多「常识人」理智。

看吧,又是这样奇怪的感觉。









「快点回过神啦チョロ松!不然我要亲你了喔。」

「喂、这算什么要挟啊言情小说和肥皂剧看多了吗你!?」

…虽然自己看得也不少就是了。

所以在这种两人肩并肩,共同握住伞柄,一起在倾盆大雨中行走的情形,想来还算蛮有青春气息的…

如果不算上被淋得湿透的肩头和鞋底,大概会更浪漫而不是有一种浓浓的智障气息吧?





「开玩笑啦,难不成你还真希望我亲你吗?」
おそ松脸上的笑容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心思,所以チョロ松从来猜不出他的想法,老是被他牵着鼻子走。




正好最近要更文,拿这个当题材…

又会不会太短、没头没尾了点?









「你这家伙,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啊。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我们俩有什么关系吧?所以说,说话经过一下大脑很费力吗真是…」

自己在想什么呢?

刚刚完成一篇稍长一些的文,感觉脑力被费尽,甚至得需要用自己和别人的故事滥竽充数了吗?

好吧,虽然也不是第一次了。













「碎碎念些什么啦好啰嗦喔轻喜撸!」おそ松嘟囔着,带着撒娇意味地打断了チョロ松的话,转移了话题。「对了,カラ松的生日要到了,你要去吗?」

「啊?当然要去啊,虽然估计会被痛死。」他大约能猜想到カラ松说生日趴体的时候有多兴奋,不太想打击那家伙的热情啊…

况且,他都把自己当作好朋友了。

チョロ松一直都会有一种不安感,不同于不信任,只是会害怕,毕竟从他身边走过了许许多多的人,但天真的好孩子总是一次次被背叛,直至几乎淡漠于情感。所以他从不敢奢求谁会发自内心地重视他,觉得即使现在有人如此,以后也迟早会面对无法逃离的别离。

所以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样一个悲观主义者会每次都产糖,有时候明明看上去是无法扭转的局面却也尝试着一点一点改写回温馨的结局。
可能是因为想要在自己喜爱的角色身上,寄托自己无法实现的美好愿望吧…

而おそ松和カラ松不同于别的同学。

チョロ松从入初中以来就一直和他人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但那两个家伙却硬生生闯进了他的世界,带着他一起前行。

所以怎么可能不去?他们的笑容拯救了时常自卑的他,让他变得勇敢、坚强,也让他在自我意识过剩的时候看清楚,自己究竟拥有些什么。

对自己而言,这些人可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啊。










「但是怎么可能不去,毕竟我们可是朋友啊。」

チョロ松补充般轻声念着这句话,话语几乎被雨打在伞顶的声音掩盖,但却字字清晰的传进了おそ松的耳里。

他看着チョロ松被雨水沾湿的脸颊,泛着点点红晕的耳根,以及那微小得几乎不能察觉的笑容,温柔而幸福。

如果不是和这个人同桌两年,此刻,他一定会怀疑对方是天上被淋湿的神明。











他看得有些出神。

「啊、所以突然搞什么煽情戏码啦樱桃松,你最近是文艺文写多了还是怎么啦?好啦好啦快到你家了走快点!」

「诶、怎么突然?!…喂你等等!」

似乎是察觉到气氛的尴尬,おそ松蹩脚地掩饰了过去。牵着チョロ松的手跑了起来,在他家门口才终于停下步伐。

「那,再见。」

「明天见噢!」

道了别,看着那淡绿色的背影一步一步远去,走进看不见的屋子里,おそ松终于松了口气。









雨好像已经停了。

也没什么能够掩饰了。

おそ松很清楚对方在自己心里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朋友」一词便可以诠释的地位,而是更进一步的…

无法言明的奇怪情愫。

他回过身,也没注意到チョロ松关门时对他多余的一瞥,只是自顾自地收起黑色的伞,像没看一般踩着地上的水坑往自己家走去。

他的身后,雨后初晴的蔚蓝天际中挂起了一条淡淡的彩虹。







***







很好,一切事情都在自己的预料之内。

チョロ松还是参加了カラ松的聚会,本来他以为因为自己家不好打车所以去得迟,说不定还让他们久等了…可是天晓得那群人怎么搞的,他竟然成为了第一个到的人。

开玩笑,那先前准备那么多道歉的言辞是为了什么?

虽然有些怨念,但是一切还是进行得非常顺利。有七个人参与了这次活动,来得最晚的果不其然是おそ松,人如其名的慢。

然后他们去餐厅吃了东西,还在那里玩起了游戏。
















「啊啊你竟然是狼人啊カラ松?!心机boy啊没看出来?!」

「哼,so sorry啊おそ松,我可真是个罪孽的男人,伤害到了你的heart…」

「别说了カラ松,肋骨要断了。」

「啊?…好…话说回来这一局是预言家チョロ松被公投出局吧?」

「…很抱歉,是我的胜利喔。」

「什么?!撸撸松你竟然是晴天?!预言家直接不在场内吗?!亏我那么相信你投了你!你欺骗我的感情!」

明明都猜到我是晴天还是帮我赢了。

「闭嘴啦你!!!」



好吧,这一切的下场就是他们被隔壁桌多次投诉,チョロ松不好意思得要命。




然后他们一行人又在餐厅消磨了不少时间,以至于出门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其他伙伴都相约回家,而おそ松和カラ松却提议去餐厅附近的广场玩玩,带上了チョロ松一起。

当然,之前他们还无聊到三个大男人守着抓娃娃机玩,除了欧气爆棚的寿星カラ松一来就夹到一个娃娃后,大约是技术不行而且运气也差,他们再没成功抓起玩具。

这娃娃机有毒。

在上面耗费了不少该拿来打小钢珠的钱的おそ松沉痛地想着,顺便把カラ松拿到的奶瓶形状的娃娃放在チョロ松嘴边,带着调戏的语调尾音上扬道。







「来,张嘴吃药。」

「吃你妈妈的吻。」

「原来你有这癖好,看不出啊樱桃松~」







チョロ松看着身边神经病发作的无赖,咬着嘴唇硬是咽下了这口恶气。

毕竟刚刚玩娃娃机的钱都是おそ松出的,稍微原谅他一下好了…










才怪。

チョロ松毫不留情的恶狠狠地踹了おそ松一脚。


















最后,他们到了一开始就商量好的目的地溜冰场。

说起来,从小就被悉心呵护长大的チョロ松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因为担心他滑冰摔得严重,在家长的关注下,别说晚上,他白天都没来过这儿。

大老远就听见一阵震耳欲聋的,对于自己算不上好听的音乐。

チョロ松捂住耳朵,感觉鼓膜都快要破掉了一样,脑袋也在这环境里变得有些昏昏沉沉的。

他跟着似乎来过不少次的カラ松以及おそ松,左顾右盼地进入了这个看起来并不大的场所。
形形色色的人走来走去,有的躺在椅子上睡着了,有的在和朋友交谈,有的穿梭在旱冰场的人海之间。五颜六色不停转换的灯光打在他们脸上,粗略地一眼望去,差不多都是些年轻人。

最年轻的话甚至有小学生模样的小孩子,真年轻,嗯。

花花绿绿的场面和略微有些闷热的空间让チョロ松感到有些不适。他一开始想象的溜冰场可不是这样,像酒吧一样奇怪的氛围的。






而且似乎还有不少死现充。

虽然不适应这样陌生的环境,チョロ松还是硬着头皮跟おそ松去前台要了溜冰鞋。

实话实说,他不擅长运动。

很久没有溜冰了,场内不少年轻的身影施展着娴熟的技巧样子更是让他捏了把冷汗。甚至于那些看上去比他小了不少的孩子,也能自由自在的滑来滑去,他心里有些打起了退堂鼓。





「我说…要不我就不参与了,你们俩玩吧?…」

「你说什么?我听不到!」

おそ松大声朝チョロ松喊了一句,接着低下头继续给他系鞋带。而坐在チョロ松看着他笑嘻嘻的样子,一种微妙的电流扫过他的全身。
尴尬。

チョロ松猜想,おそ松是听到自己说了什么的。因为在自己晃晃悠悠地缓慢站起时,他向自己投来了一个带有鼓励意味的目光。








这家伙还真是清楚自己的软肋…

チョロ松不太会拒绝这样的鼓励,因此他只能咬咬牙狠下心,跟在おそ松和カラ松身后,小心翼翼地滑进了不算很大的滑冰场。

聒噪的音乐声还在奏响,但果然人的听觉也是有适应性的,チョロ松此刻也感觉不到这个有着强力节奏的声音有多响,他不在乎这个了。

没准只有自己不适应这样的声音…?

现在最紧要的,是如何迈开步伐像おそ松他们那样,随心所欲地放开了玩儿。

チョロ松滑得蹑手蹑脚地,东张西望着,他不希望自己身上留下淤青的原因是他怕回家后不太好和母亲解释。

毕竟现在已经比预定回家时间晚了一个半小时了。

而且,坦白说他不喜欢这样的氛围。他只是个新手,但看上去又瘦瘦高高的,如果摔倒的话会不会被嘲笑?先不说这个,放眼望去大家都玩得很自在,自己这样拘束是不是不太好?











但他还是有些怯懦。

摔倒了可以爬起来,被嘲笑可以不在乎,但是这陌生的环境中,自己一个人沿着边缘滑行,周围的人看上去也让人不放心…他怕的是是什么?









他怕的是「一个人」。

也无所谓了。おそ松和カラ松早就遥遥领先,不知道绕着场子滑了好几圈了。

自己一个人的话,就慢慢试着迈开步伐吧。

都到了这种时候,决定好要陪着他们了,那就没有后路可言了。












チョロ松下定了决心似的,微微皱眉,试探性地向前滑了两步,右手一直准备握住旁边的栏杆。

而这时,他的左手突然被什么人温柔地拽住,一股前进的力带着他跟随着,腿也不自觉地动了起来。




是おそ松。

果不其然是おそ松。

他赤色的外衣与端正立体的五官在颜色不断转换的灯光下是那么吸引目光,竟让チョロ松的心间漫溢出些许温暖熟悉的安全感。

当上同桌以来,他经常趁おそ松睡着的时候悄悄地、仔细地看着他安详的睡颜,这张脸在那时会流露出温柔的神情,好看得让チョロ松总是观察得出了神,连老师狐疑的目光也全然无视。

而此时此刻,おそ松的笑脸中,同样透着他独有的温柔。他眼神中的支持,全部传到了チョロ松的心里。

倒不如说,是全部灌进心脏中。

「好啦,真没办法,我牵着你吧チョロ松。别怕,不会摔倒的啦。」

チョロ松看着他,一时间什么都说不出口。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稍微翘起了时常下滑的嘴角。

おそ松也为这小小的变化露出了不易察觉的欣喜神色,接着他回过头对着刚刚滑到附近的カラ松大声吼道。

「我们三个一起,手牵着手滑吧!」










おそ松拉着两人的手,大步流星地向前滑着,毫不畏惧四周来往的人,像那耀眼的太阳,穿梭在人影之中,灯光之下,但他永远不会被人海淹没,被灯光掩埋。

因为他才是,最温暖的那个啊。








チョロ松竭力跟上他的脚步,看着他像初生牛犊横冲直撞,但拐弯时又为同伴小心翼翼的背影,他看不到对方的脸,但他很有底气地猜想着。

おそ松现在,一定像往常那样笑着的吧。

他想起那天大雨,おそ松也是这样拉着自己奔跑,还有很多次很多次,他紧紧握住自己的手,无畏地冲进人群之中,周围不论再黑,或者有再多颜色花哨的光芒,他在自己眼中,都是最闪耀的,最令人心安的,以至于他总是鬼使神差地没有挣脱对方的手。

就像现在这样,紧紧扣着的双手似乎连接了彼此的心声。




如此清晰。




在カラ松察觉气氛不对劲识趣地自主离开后,おそ松又牵着放开胆子的チョロ松绕场滑了一圈又一圈,也有摔倒,两人嘲笑着彼此,又互相帮助地重新站了起来。

他们一起滑了好一会儿,直到两人都大汗淋漓,才体力透支地趴在了栏杆上,浑身几乎瘫软。
チョロ松有预感,不光是摔伤的淤青,平日不常运动的他第二天醒来估计浑身上下都要痛死。

那感觉,绝对不会比被おそ松日好到哪里去…

很好,一个糟糕的比喻,チョロ松真是搞不懂自己是怎么想的了,只能直接挂在场沿的栏杆上,放飞自我。

「喂,我说,樱桃松啊。」





喔,大概飞不起来了。

「找到写文灵感了吗?」你说你最近有些不知道该从何下笔,我可是记在心里的喔。

当然后半句おそ松还是没说出口,否则大概他可爱的同桌又要害羞得不行了。




「什么灵感啊…混帐。」

チョロ松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心虚地扭过了头。

「你想想看啊!在滑冰场擦肩而过,不小心撞到对方而结下缘分,之后才发现一点一点沦陷于对方…这样偶然的相遇,不是很好吗?」

チョロ松这才把头转回来,看着おそ松的脸。他仍旧是那样没心没肺地笑着,眼眸闪着好似太阳那样的光芒。





令人目眩而又无法移开视线呢。

「好好好,我知道了笨蛋。」

チョロ松不自觉地微笑着,略带敷衍地答复道。
对他而言,这才是最棒的故事。

おそ松看着那样的チョロ松,那样淡淡地笑着的チョロ松,说了几句话,但おそ松却没能听清。
他不打算去问チョロ松到底说了什么,只是牵着他的手继续他们两人的旅途。

他清楚得很,他的同桌要是想说,迟早有一天那句话会清楚地传到自己耳里。

他们在人影之中,灯光之下随心所欲地玩耍着,似乎忘却了一切烦恼。

















总有一天,只要他想说,おそ松就一定能听到。

正巧,チョロ松也这样认为。

END.

------------------------------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鞠躬】我最近状态不是很好,写文有些不知所云,既是如此你还是看完了,谢谢你.如果你喜欢的话,真的很感激.

这篇写完我下一篇文可能要产刀,请做好心理准备但放心这刀不快x.我已经好多了,恢复的差不多了,谢谢陪着我的飘飘,还有某不明人士【???】

最后,六子生日快乐!希望我能赶上00:13.w

评论(13)
热度(28)

百fo感谢!点文点图请等一段时间…//瓶颈期…写不好文,调整状态中.我要复习啦要地生会考了x.//人间蒸发ing【?



*食用说明[大概?

你好!这里星尘. [不是v4!叫我尘星也可以喔x
一个很容易被安利的家伙,bg/bl/gl通吃.苦于没有小伙伴sad中x.
所以来找我玩嘛!!!我就是有点话唠啦x…总有各种顾虑不太敢主动戳人,不过如果你来和我说话绝对不会冷落你噢!
懒癌晚期.
文有一堆废话ooc,画的颜色线条难看到死,语c气er在天上飞,mmd渲染不够好看k帧不自然,翻唱口糊高音上不去低音下不来,游戏从来都做不完.如你所见,什么都喜欢的一个全废小透明x.
APH/OS/V+/KP/海囚/原创.
味音痴男神/速度松心头肉/双子大本命…
可能会发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x
混圈杂x.点红心小能手x.
真的要关注我吗?…
谢谢////
不过,甘乐是我的人.这个没什么好谈的.
以上w.请多指教!

© 星源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