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源尘世

*【味音痴】怪病系列.

*啊我已经失踪太久了xxx.作业啊作业是仇人xxx.

*这一次的文是参加组里比赛的时候写的.其实写到后面自己都不知道在写啥是打算甜还是虐x.

*CP向不明.说不定是走的兄弟向当然可以个人喜好脑补一下x.

*梗来自于Kanokido的漫画注意.国设但是有私设思维混乱或许有点儿中二OOC也请注意.

*两篇文大概有一定联系.




【1】

——等待 凋零的血色玫瑰.


-引.-

【……】
【近几年来突然出现了一种怪病.】
【发病时患者的左眼会长出一朵鲜艳的红玫瑰.】
【然后陷入沉睡.】
【如何治疗这种疾病,医生无法给出确切的方法.】
【距今为止,根据统计,这样的病症只有一例.】
【……】


电视中传出吐字清晰的女声伴随一阵嘈杂的声音消失不见,一瞬间电视上只剩下黑暗.
“一定…是因为我受了什么诅咒吧.”
病床旁的青年握住了床上人有些冰凉的手,放在脸颊边试图温暖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他只好放下那只手,抿紧嘴唇,不知道是在强忍着什么.
白色的床上躺着一位肤色苍白的男人,全身上下毫无血色.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身体上遍布着的透明的细管里流动着红色的血液.
而他左眼上的玫瑰,正像皑皑白雪上一片被鲜血浸染的罗曼珠砂,格外引人注目.
房间内充斥着消毒液和药物的气味,除了先前青年那句自言自语以外.
病房里只剩下回荡着的嘀嘀声证明着男人心脏的跳动.

-01.-
我的名字叫做阿尔弗雷德·F·琼斯,盼望着成为世界的英雄.
我有一个哥哥——亚瑟·柯克兰.虽然是兄弟,但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
在我年幼的时候,亚瑟找到了我,因为他只比我大一点儿,所以比起养父,我更愿意说他是我的哥哥.
我一直住在一个宽敞的房子里,不愁吃喝,但是相比这样大的空间,我一个人的存在却显得太过孤寂,除了亚瑟来看望我的时间以外,都是度日如年的过着无聊的生活.
每次亚瑟来的时候,我都希望他能多呆一会儿.
但是他无非就是给我带来些为我买的物品,陪我玩会儿,待不了几天就又离开了.
即使对于这点有些不满意,也并不影响每回亚瑟到来时我内心的快乐.
只是难免我有时会有些小小的贪心——如果他能多陪陪我就好了.

亚瑟很喜欢玫瑰花.所以他就从他的家乡移植了一些过来.
非常艳丽的玫红色.
那时还懵懂的我,便从中摘下自认为最好看的一朵,对着亚瑟展露笑容.
“英吉利啾,你比这花还好看!”
亚瑟的眼中流露出惊喜的神情,然后微微皱眉,接过花揉了揉我的金发,微笑着对我说.
“再好看的花,摘下就会凋零啊.下次可别随便摘花啦.”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当时还很稚嫩的我有些幼稚地在心底决定,从此不再随便摘下花朵.
特别是,玫瑰.

-02.-
时光流逝得飞快.
我成长的速度或许真的是太快了.
亚瑟这一次来的时候为我带来的衣服可穿不下了.他一边拿着小小的衣服略带歉意的用手捧住头笑着对我说:“哈.真是的,才几个月你就长这么大了,衣服也都买小了呢…我来给你再量量尺码.”
长大应该是好事儿吧?起码我想应该距离英雄越来越近了.
我的身体在逐渐成熟,心理也同样.
我开始不满于亚瑟每月一次左右的来访.为此我有认真的恳求他.
亚瑟听到这样的请求以后一下子笑出了声,一副“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的表情,温和的答应了我这种无理的要求.我明明知道亚瑟一直都有很多的工作,很难腾出时间,但是我就是自私的想他能陪伴我,使我不再那么孤单.
不过,即使亚瑟把百忙之间抽出的所有时间都用在了我的身上,我也并不满足.
【如果我长大了,跟英吉利啾处于同样的地位了,我是不是就能帮到他,更多的陪伴他呢?】
我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但我并没有说出来,只是一次次的忍耐着,等待着自己的成长.

又是玫瑰的花期.
院子里的玫瑰开的很好.懂得了些皮毛的园艺知识的我决定移一株到花盆里.
亚瑟看到我拿着铲子挖起了玫瑰下的泥土的时候有点儿诧异,他连忙问我要做什么.
“我想把玫瑰移植到花盆里,这样,每一次看到它的时候,我就像看到了英吉利啾一样啊.”
亚瑟什么也没说,只是笑着摸了下我的头.
不过移栽的时候,果然还是会不小心弄掉几片花瓣.

-03.-
一次巧合,我看到了一本介绍关于国家的书.
我才终于明白,为什么亚瑟从来没有把我当做大人,没有认为我和他一样.
因为我仅仅是他的“殖民地”.我不是国家,我没有办法和亚瑟平起平坐,自然无法保护他.
那我应该怎么做呢?
不再是英/国的殖民地,我就应该成为大人了吧.可那样,我是不是背叛了亚瑟呢?
那段日子我想了很多东西,身体一下子就长得比亚瑟还要健壮了,连亚瑟看到都被吓了一跳.
即使体型已经和大人没有两样了,我也清楚我不是大人.
我并没有真正的成长.
而如果要成长,我必须从亚瑟的怀抱脱离.
这意味着我将不再是亚瑟心目中的弟弟,甚至可能会被他所厌恶.
但我想要保护他.最起码,为了我的人民,我必须选择独立.没有第二项选择.

看到英/国将枪放下,跪坐在倾盆大雨中哭泣,说着“怎么可能下得了手啊蠢货”这样的话的时候,我脸上却没有表情.悲伤的情感全部涌在了心头,却什么也说不出了.
我是不是已经长大了呢?
回想起来,为什么我会想要成为英雄呢?
现在才想起来实在是太晚了啊.最初会有这样的愿望,不过是为了保护我最亲爱的哥哥啊,
雨下的实在是太大了,抨击得那盆玫瑰的花瓣散落一地.

-04.-
听说亚瑟染上怪病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就直接订了飞机票赶往他所在的医院.
当我看到他苍白无力的躺在病床上,全身上下都是输送管时,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但亚瑟还是在朝着我笑,正如他过去一样.
“阿尔弗雷德,过来.”
我听从他的话,走到他床边的板凳坐下了.
“你种的玫瑰如何?”
我低下头,有些难以启齿,内心挣扎了会儿回答道.
“凋谢了…“
亚瑟并没有流露出过多的诧异或者遗憾,脸上依旧保持着那样的笑容.
“如果哪一天,我左眼的这朵花绽放,而且我不再醒来的话,你也不要太难过…“
“说什么呢你?!”因为情绪有些激动我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双手死死地按住他的肩膀,“你要好好活下去啊,怎么可以随便说自己?!“
“我是说真的.当这朵玫瑰凋零的时候,我或许将永远的沉睡.“
亚瑟用手捂住心口,他那双非常漂亮的祖母绿眸子严肃的看着我,即使是生了奇怪的病,也并不影响它们如同宝石一般的美丽.
我沉默着思考了下,回以他真挚的眼神.我听见了自己坚定的声音.
——“那样的话,我会选择,永远的等候你醒来.“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清醒的亚瑟.

-05.-
亚瑟会患上这样的病,我一直认为是我的过错.
我选择了独立,神便诅咒了我,应验在我的哥哥身上.
那朵血红色的玫瑰——象征着亚瑟的生命之花,因为我的过错而凋零.
所以我愿意等待,
等待那双祖母绿的眼眸再次睁开的时候.
等待亚瑟愿意原谅我的时候.
等待他左眼上玫瑰凋零的时候.
等待凋零的生命之花再次绽放的时候.
……
病房里依旧回荡着,嘀嘀的声音.

----------Tbc?----------


【2】

——填补 日历中的回忆


-引.-

“……”
“你知道吗?”
“听说‘那位大人’患上了一种奇妙的病症.”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咳出一颗宝石.”
“并且伴随宝石吐出,一段记忆也会随着从他的大脑中消失.”
“而且啊,最近宝石咳出的周期好像在逐渐缩短.”
“那样一定很痛苦的吧?”
“……”

好像是察觉到身后人在聆听,前面两个女高中生模样的少女警惕地讲说话声逐渐缩小,但却并没有停止这般窃窃私语.
话题始终围绕着那个【怪病】.
她们身后走着两个看上去仅有二十岁左右的青年.金发碧瞳的那位听到她们的交流,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握住身边人的手也不禁紧了紧,甚至手心里冒出了冷汗.
那双祖母绿的眼眸中,透出的眼神却带着一丝哀凉和歉意.
“亚瑟,她们在说什么啊?”一边的青年一脸疑惑的看着身边人的举动,他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仔细听前面人的话语.他眨巴着天蓝双眼的样子甚至会让人联想到四五岁的小孩.
“…没什么.大概是在讨论她们昨天晚上吃坏肚子的事吧.你又没事,干嘛那么在意别人说什么.”虽然措辞听上去有些尖酸刻薄,但语气却不符合话语的异常温柔亲切.
“只是随口问问!你看上去很在意的样子?…喔对了,说到晚餐,亚瑟你知道昨晚我们吃了什么吗?英雄不知道怎么,突然回想不起了…”看上去稍微健壮些的青年低下头,做出一副沉思的样子.他旁边的人沉默了会儿,微笑着回答道.
“你看你的记性,昨天晚上当然是吃我们大/英/帝/国的司康饼啊.我可不会允许你去吃那些垃圾食品.你看看你的小肚子,都不知道该减肥吗.”
“那是肌肉!亚瑟你不要乱说!”他开始反驳.
两人就这么打打闹闹的走向回家的路.看上去非常的温馨幸福.
但只有亚瑟自己清楚.这不过是…表面的快乐.
家门口平时十分安静的小巷此刻回荡着两人的笑声,因此没人会注意到墙边垃圾桶全部被皱巴巴的纸团塞满,也没人在意纸团里的内容.

-01.-
我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是非常优秀礼貌的绅士.
我有个弟弟,叫做阿尔弗雷德•F•琼斯.但他和我并没有血缘关系.
他是我收养的弟弟.准确来讲,他是我的“殖/民/地”.
我是“国家意识体”,象征着英/国.而他是我在踏上北/美大陆时遇上的孩子.
那时的他是那么天真无知,根本不能理解国家的概念.所以我选择了收养他.
美/洲的确是个广阔的地方,以至于这个小小的孩子却拥有着很大的房子,甚至看起来让人觉得空荡荡的.
所以我经常跨越大西洋去看望他,
事实证明,他的心智的确和小孩子没有两样.
每次去看望他的时候,他都会给我很多惊喜.
他在我心目中或许有些改变.
但这个时候,自私的我也开始担心——
阿尔有一天会不会离开我?
…不过也只是偶尔想想.那个时候我实在是处于极度的幸福之中,已经丧失了分析事物的能力.

阿尔一直都很喜欢用我送给他的小红笔涂涂画画.
那天,我发现他在日历上圈画着什么,走过去想要阻止他.
而他却笑着对我说:“英吉利啾!把重要的开心的日子记录在日历上,就不会忘记了吧?所以你不要丢掉日历哦!我想把和英吉利啾的回忆好好珍藏起来!”
“…傻瓜.”情不自禁的为小孩子的天真可爱而露出笑容,我伸手捏了捏他作为小孩子柔软的脸颊.“我不会扔的.放心好啦.”
向他这么保证了,虽然是以有些玩笑的语气.
但是回头想想看,我自己也不敢确定.
即使这样记录了,那些回忆真的就可以永远存在于脑海吗?

-02.-
时光流逝得飞快.
转眼间阿尔已经成长到一个青少年的模样了.
或许我没能够适应他变化很快这一点,是因为对于国家而言时间过得实在是太快了.
几年,仅仅感觉弹指一瞬.
那段日子,因为公事繁忙,导致我空闲的时间被各种事务占得所剩无几.
不过如果阿尔希望,我愿意用微少的时间去陪他.
他在我的眼里,是我亲爱的弟弟.
所以我发现我越来越在乎他了.
伴随着他的长大,烦恼也接踵而至.
那时的我能够好好思考了,所以也想得明白,不论如何,阿尔迟早有一天会明白自己的身份.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也没有办法确认他会不会选择继续和我一起.
他会背叛我吗?
这样的担忧充斥在那段没有闲暇的时光中.
即使知道这样的可能性很大,我也不愿意去相信.我不想去设想.
我不想放弃与他相处的快乐.

时日一久,日历上的数字就被阿尔圈画得满满的了.
“七月一日…很开心…你记得发生了什么吗?”有一天,心血来潮的我看着其中一个被记录的日期,我对着阿尔问道.
“啊那当然!”他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可低下头思索半天却有些迷惘.“呃…啊…好像…是谁的生日来着…?”
他抬起头看着我,我从他的目光中捕捉到了一小点儿难过.
我愣了一会儿.然后笑着告诉他.
“那不重要了.你知道很开心就好.”
我看着他迷迷糊糊的向我点了点头,为了使我不再担心而朝着我笑.
就算如此做了,果然也不能全部记录下来.

-03.-
我最不想发生的事情终归还是发生了.
转眼间阿尔已经成长成了大人的模样.
不出所料,他选择了独立.
那场大雨中,我拿着枪,对准了我曾经的弟弟.
只要稍微一用力,手指扣下扳机,这场战役就能胜利结束.
可当时我的脑子里面闪过了太多的片段.
包括阿尔对着我笑,还有说着要当英雄保护我的样子.
我在内心自嘲地笑着.
既然已经认可了他是我的弟弟,我怎么可能下得了手.
我知道这样很失态,但却还是放下枪跪坐在雨里.
眼泪混合着雨水淌下.

回想起来在前一段时间,日历上七月四日这一天被阿尔给圈画了出来.
没有标明任何的内容.
我问阿尔:“这个日子…你有什么打算吗?”
“…或许这会成为我痛苦一生的日子.亚瑟.”
他朝着我微笑,但扬起的嘴角却带着一些苦意.
雨水浸湿了整本日历.什么都看不清了.
于是阿尔撕掉了它.
……
回想起来.当初收养阿尔的时候,我为什么要给他取这样的名字.
F.Foeget.
我一早就料到他会离我而去.
所以我想…如果有那样一天,就让他忘记一切.
这样的愿望,伴随撕碎的日历,会不会实现呢.

-04.-
我从来没有怨恨过阿尔弗雷德.所以我没有原谅他.
但是我不敢相信的是,在我终于能够和阿尔弗雷德回到当初那样打闹的日子的时候.
他患上了一种怪病.
“…咳!!唔…啊…”一阵剧烈的咳嗽以后,我难以置信的看着阿尔弗雷德手中的宝石.
透彻的湛蓝色,正如他眼眸的颜色.
然后他双眼失神的望着我.如天空般漂亮的眸子却片刻失了神采.
“你是…谁?”
听到这句话,我感受到我的心脏停顿了一下.
我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于是我努力装作平和的朝着他笑.
“我是亚瑟,你的哥哥.”

阿尔弗雷德的病越来越严重了.
一开始是每隔一个月发病一次,后来变成半个月,一星期,甚至到了一天一次的地步.
我能察觉到他的恐慌,事实上我的内心也并不好受.
但是我并不希望他有思想负担.
所以我选择让他过得快乐,想让他不再为此事而难过.
我将阿尔弗雷德写过的日历,包括他得病以后写下的,全部撕下揉成纸团扔掉了.
那些不好的回忆…撕掉也好.
今天我开门回家的时候,却发现门口摆着一把铁锤.
上面还沾着些晶体的碎片.
我诧异的看向阿尔弗雷德.
他唇边伤口还在流血,张开嘴却没有发得出声音,只是朝着我笑,和从前一样.
“阿尔.你说话.”
“…亚、亚瑟…”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非常沙哑,甚至有些难以听清在说什么.
我明白他做了什么.
“阿尔弗雷德,你这个蠢货!你不是已经忘了自己患病这件事…”
“…我…在垃圾箱…里看到了…”
他依旧强撑着痛苦对我笑着,但是疼痛还是使他不禁皱了皱眉头.
我不得不佩服他吞下宝石,却没有受到严重伤害的强健身体.
“即使吞下宝石也没用啊?!”
“…我…我不想…再忘记…重要的…回忆了.特别是和…亚瑟在一起的…我觉得这样的…自己…真的…很没用…所以想要尝试…?”
在他还在说的时候我却已经抱住了他.
“笨蛋!!!丢掉了那样的回忆又如何?!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去创造更多的回忆啊!无时无刻都是快乐的话,即使没有那些回忆也没有关系啊!”
他呆呆的愣在那里,什么话也没说,可我分明看到他的眼眶变红了.
“所以没有关系的!大家都是你的朋友啊!”
我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们都会陪伴着你,所以别再觉得孤单了!”
——你从来都不是孤单一人.
所以就算那样的回忆没有了也没有关系.
莫名其妙的鼻子一酸,搂着阿尔弗雷德就这么哭了出来.
但是我的表情却是笑着的.
可能阿尔弗雷德也是吧.

-05.-
我想,阿尔弗雷德患上这样的病,一定是因为我的【愿望】吧?
我想要他忘记那些回忆,但这却变成了折磨他.
我竟然忘了他是多么珍惜过去.
但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丢掉的记忆即使努力去回想无法回来.
就像撕下的日历就算贴上时间也不会倒流.
那么我更愿意去陪伴他.
把每一个日子都填充得满满的,无时无刻都是快乐的.
……
今天的巷子依旧回荡着嬉笑声,湛蓝色的宝石在垃圾箱里的纸团中熠熠生辉. 
----------End----------

啊顺便…这两篇文真的几乎是憋出来的了写不下去系列xxx.

大概知道自己哪些方面不足,以后会尽量改正写文会注意描写不能太过剩x.

所以我是打算回归了.可惜作业是仇人我尽量xxx.

按顺序应该是亚瑟患病很多年然后终于醒过来结果阿尔得病,最后有没有治疗好那就看你们的脑补了:D【bu

CP向是真的不确定x.可能是友情向兄弟向你要是希望是恋人向请尽情的脑补x!

评委当时问我为啥用国设而不选择AU…嗯这里解释一下因为如果AU的话一般设定都是正常人吧,那肯定就有生命长短所以很容易因为时间流逝而死翘翘咯.所以我宁愿选择国设崩点儿就算了私心想让亚瑟患病的时候厮守个几百年【。

【不接受刀片x!

能看到这里真的十分感谢!u如果你喜欢那真是好了☆!

Thanks for your reading.

评论(16)
热度(21)

百fo感谢!点文点图请等一段时间…//瓶颈期…写不好文,调整状态中.我要复习啦要地生会考了x.//人间蒸发ing【?



*食用说明[大概?

你好!这里星尘. [不是v4!叫我尘星也可以喔x
一个很容易被安利的家伙,bg/bl/gl通吃.苦于没有小伙伴sad中x.
所以来找我玩嘛!!!我就是有点话唠啦x…总有各种顾虑不太敢主动戳人,不过如果你来和我说话绝对不会冷落你噢!
懒癌晚期.
文有一堆废话ooc,画的颜色线条难看到死,语c气er在天上飞,mmd渲染不够好看k帧不自然,翻唱口糊高音上不去低音下不来,游戏从来都做不完.如你所见,什么都喜欢的一个全废小透明x.
APH/OS/V+/KP/海囚/原创.
味音痴男神/速度松心头肉/双子大本命…
可能会发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x
混圈杂x.点红心小能手x.
真的要关注我吗?…
谢谢////
不过,甘乐是我的人.这个没什么好谈的.
以上w.请多指教!

© 星源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